當前位置:主頁 > 娛樂 > 明星 > 正文

歐美企圖通過“經濟計劃” 搶占工業4.0高地

未知 2019-07-21 10:53

  2008年國際經濟和金融危機以來,歐美各國制定了促進實體經濟、扶植新興産業發展的中長期規劃,作為國家戰略層面的複蘇手段。它們認為,投資方向事關社會的未來,所以不能僅僅聽從于市場力量,而必須由社會有意識地控制;要以長遠規劃的形式,由國家指導投資,在國家、區域和全球範圍内馴服市場力量,但不是對市場進行徹底抑制。

  一、美國的産業規劃

  美國再工業化戰略旨在以孕育第四次工業革命支撐美國未來增長的實體經濟。相應的政策和措施包括以下方面:

  1.政府在對未來技術創新與先進制造業等有外部效應的基礎性産業進行投資。

  2008年美國公布的綜合性能源計劃提出,未來10年要投入1500億美元支持清潔汽車技術研發推廣;《2009年美國複興和再投資法案》規定,要投入約500億美元提高能效和擴大對可再生能源的生産,24億美元資助美國制造商生産下一代插電式電動汽車和先進電池零部件。2009年,美國能源部推出總額32億美元的節能和環保專項撥款計劃,由聯邦政府資助各州、市、縣、托管地和原住民區等實施節能和環保計劃。其中27億美元通過固定撥款直接撥付給有關單位,其餘部分則通過競标方式授予中标單位。資金使用範圍包括節能改造經費,如交通運輸節能和建築節能、可再生能源技術推廣經費等。政府計劃在未來10年,投入1500億美元用于新能源開發,創造500萬個新工作崗位;對電網改造投入110億美元;先進電池技術投入20億美元;住房的季節适應性改造投入50億美元;到2015年新增100萬輛油電混合動力車,3億美元支持各州縣采購混合動力車;保證美國風能和太陽能發電量到2012年占美國發電總量的10%,到2025年占25%。政府還啟動一項每年針對100萬個低收入家庭的能源增效計劃,對居民住房增加絕緣材料,以增強這些住房越冬禦寒的性能。對改造低效建築、購買高效家電的家庭提供獎勵,以刺激節能産業的發展。

  2011年,美國國防部、國土安全部、能源部、農業部和商務部等先期投入3億美元,與産業界合作,投資與國家安全關鍵産業相關的創新技術,投資領域包括小型大功率電池、先進材料、金屬加工、生物制造和替代能源等。設立200萬美元的就業和創新促進基金支持先進制造業。投入1億多美元啟動材料基因組計劃,以先進材料制造催生産值高達數十億美元的産業群。

  2.通過立法振興制造業。

  美國先後出台《2009年複興與再投資法》、《美國清潔能源與安全法》和《美國制造業促進法案》,形成振興制造業的法律框架。《制造業促進法案》是美國政府重振美國制造一攬子計劃的一部分,包括大規模投資清潔能源、道路交通,改善寬帶服務等,總投資達 170 億美元,在稅收、貿易、能源和基礎設施等各項政策方面均設置目标。

  3.培育再工業化主體,引導海外美國制造業企業回歸。

  2009年,奧巴馬宣布一項支持小企業發展的新計劃,政府向小型銀行和社區發展金融機構的貸款提供支持,進而改善小企業獲得信貸的狀況。計劃還将7000億美元問題資産救助計劃(TARP)的剩餘資金用于扶持小企業,旨在遏制失業率高企帶來的政治和經濟不良後果;還準備要求國會修正TARP,放寬小企業貸款機構的薪資限制及其他限制。美國政府取消跨國公司業務轉移海外的稅收優惠,加大對其将海外業務回歸國内的優惠。

  4.政府追加投資,廣泛組織社會資本,鼓勵産學研合作。

  《2009年美國恢複和再投資法案》的草案包含增加133億美元科技投入,其中研究和開發99億美元,研究和開發設施設備34億美元。在2010财年聯邦部門研發撥款中,以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能源部科學辦公室和國家标準技術研究院為代表的基礎研究主體的研發撥款朝着十年内翻番的目标穩步前進。

  對具有國家戰略價值的新興産業,除政府投入巨資外,還借助稅收補貼等手段,利用杠杆效應撬動社會資本。如設立民用空間項目計劃,組建公私合營企業探索清潔煤技術的商業化模式,鼓勵私人投資進入寬帶服務領域等。

  2011年,奧巴馬推出高端制造合作夥伴計劃。該計劃由道氏化學公司和麻省理工學院共同領導實施,而非政府部門直接負責實施,主要緻力于建設國家安全關鍵産業的國内制造能力,縮短先進材料從開發到推廣應用的時間,投資新一代機器人,開發創新型的節能制造工藝。這是美國官産學研協同作戰振興制造業的一項重大舉措。

  奧巴馬政府在俄亥俄州的洋斯頓市廢棄倉庫裡,創建了美國第一座聚焦制造業創新和研究的科研機構,專攻3D打印技術。2013年奧巴馬國情咨文不僅宣布美國當年再建造3座同類型的研發基地,且要求國會和白宮一道,努力在全美建造擁有15座研發基地的研發網絡,以确保下一場制造業革命會在美國爆發。

  二、歐盟的産業規劃

  2012年歐盟委員會發布《一個強大的歐盟工業有利于增長和經濟複蘇》的工業政策溝通版報告(簡稱新工業政策)。新工業政策規定,歐盟委員會大幅增加對新技術和創新的投入,進一步完善工業研發與創新體系,優先發展清潔生産的先進制造技術、關鍵使能技術、生物基礎産品、可持續産業政策與建築原材料、清潔車輛和智能電網等六大技術和産業。2012年底歐盟建立與上述六大優先發展技術和産業相關的專門工作組,以制定實施路線圖。為了保證投入,頒發針對新産品和新服務的簡化的、可預測的和穩定的内部市場監管框架,在歐盟内部協調安排新技術的研發投入和創新投資,确保新技術及時地向商業化推廣應用;完善智能電網和能源存儲投資等主要能源基礎設施建設,确保可再生能源的廣泛應用及電動車和混合動力車的部署,等等。

  1.為新型工業革命提供資金支持。

  《20142020跨年度财務框架》簡化财政手續并加強其有效性,以支持企業創新活動。地平線2020(Horizon 2020)和企業與中小企業競争力計劃(COSME)将聯合促進新技術從研發階段走向市場化和工業化,風險共擔的融資機制将有助于降低高增長潛力企業的風險。歐盟凝聚政策(Cohesion Policy)提供了一個滿足中小企業需求的綜合辦法,涵蓋了企業的創立和發展的所有階段,凝聚政策的資金将優先用于提高中小企業的競争力。歐洲投資銀行将提供600億歐元的中長期額外貸款,其中約有100150億歐元用于中小型企業的創新,約150200億歐元用于提高資源利用效率。除财政支持外,還提供包括職業培訓和創業咨詢等網絡支持服務,其目的是給中小企業帶來新的商業模式和理念,更快地适應本地和全球市場。2011年歐盟委員會通過一項旨在改善中小企業獲得資金的行動計劃,措施之一是為歐洲的風險投資基金和一個新的歐洲社會企業基金建立單一市場。

  2.為工業革命提供基礎設施。

  這些基礎設施的建立将有可能創造數以千計的新企業和百萬新的就業機會。智能電網将可再生能源融入電力系統,有助于提高能源效率,并滿足電動汽車等新型電力用戶的服務要求。第三次能源自由化舉措要求到2020年至少80%的歐洲家庭安裝智能計量系統,這是歐盟智能電網部署的第一步。歐盟預計到2020年,在智能電網建設上投入600億歐元,到2035年投資額将上升到4800億歐元。

  3.歐盟實施環保型經濟中期規劃。

  歐盟計劃籌措130億歐元用于綠色能源,280億歐元用于改善水質和提高廢棄物的處理和管理水平,另外640億歐元用于幫助歐盟成員國推動其他環保産業發展、鼓勵相關新産品開發、提高技術創新能力并落實相關的環保法律和法規。總計1050億歐元的這筆投資,要保證歐盟用5年的時間初步形成綠色能源、綠色電器、綠色建築、綠色交通和綠色城市(包括廢品回收和垃圾處理)等産業的系統化和集約化結構。歐盟發展環保經濟的做法是,促進節能型産品的生産制造,以提高能效為目的的設備更新換代。歐盟計劃到2012年12月31日淘汰所有白熾燈,用綠色環保的節能燈取而代之。再如,歐盟規定,必須将挽救汽車業的資金用于節能型汽車的研制和生産,或者用于小排量、潔淨型或混合燃料汽車、電動汽車技術的研制和生産,政府輔以消費優惠或補貼政策。

  三、我們應該怎樣看待歐美國家的經濟計劃

  在發展失衡的情況下,歐美國家保留幹預的權力,一種重要的形式是制定長期計劃草案。國家負責對投資形式和投資程度進行計劃,運用包括稅收、補貼、貸款保證、調整銀行對不同工業部門的貸款利率,以及風險投資、公共和私人資金的聯合投資計劃等政策工具去鼓勵或阻止某些投資。甚至依托公共事業财政體制、信托基金持有的公有股份和公共金融機構直接投資于特殊的部門。不是通過指令系統,而是國家選擇投資方向和投資構成,利用經濟杠杆引導計劃實施。主要有兩個投資方向:一是投資基礎設施和科研、教育,其中特别提到能源基礎設施和職業培訓;二是投資支撐未來增長的實體經濟,重振基礎性産業領域制造業,包括信息、通信、材料、清潔能源、環境、氣候、生物制造與醫療産業等基礎性産業。就制造業投資而言,重點支持科技創新和先進制造業,支持中小企業。

  歐美保障計劃實施的經濟杠杆手段非常多,主要包括:(1)将振興制造業提高到國家立法層面,完善相關法律框架;(2)指定專業協會和委員會規劃生産要素、技術和産業互聯集成的技術标準和規格,設立專職推進工作組,制定技術和産業的實施路線圖;(3)從中央到各級地方政府均高度重視産業扶持;(4)直接的财政投資,撥款給制造商、地方政府和特定類型居民家庭;(5)設立公共投資基金;(6)運用利率杠杆。支持小型銀行和社區發展金融機構貸款以支持小企業貸款;(7)運用稅收杠杆。對扶持類型企業實施減稅,對限制類型企業取消稅收優惠;(8)利用公私合營混合所有制企業探索前沿科技的商業化模式;(9)根據政府部門授意,由行業寡頭和高等院校共同領導實施,建設國家安全關鍵産業的國内制造能力;(10)政府建設聚焦制造業創新和研究的基地。

  标榜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國家政府祭出經濟計劃手段,是生産社會化的内在要求:國家機器負有在全社會範圍内指導經濟資源配置,以實現有效生産的責任。生産的技術條件業已進化到在全球範圍内組織、配置資源并根據全球需要生産,生産的社會組織條件卻變本加厲地整合到更少數量的跨國壟斷企業。生産端無限的地域擴展和财産占有端無限的規模集中,使得馬克思在19世紀總結的生産社會化與生産資料私人占有的矛盾、個别企業生産有組織有計劃性和整個社會生産盲目性的矛盾,21世紀愈加尖銳化。社會化生産的最高形式全球化生産,呼喚社會理性的最高形式經濟計劃的指導。以國家戰略層面的中長期産業規劃作為推動複蘇的手段,即是美、德、歐盟聽到産業心聲以後的因應。經濟計劃,在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造就蘇聯迅速由歐洲最落後的農業國一躍為歐洲工業産值規模最大的工業國。後來蘇聯的計劃經濟體制僵化了,嚴重阻礙了經濟發展。但計劃作為一種經濟手段,其作用依然不能忽視。在依托全球調配資源、組織生産、實現消費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時期,這項制度安排的優越性,隻會更驚人。

  當中國從社會主義計劃經濟走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後,經濟計劃很少再被人提及,似乎講經濟發展應當有計劃就是反對改革。斯蒂格利茨曾撰文告誡發展中國家:要按照我們(歐美國家)做的去做,而不是按照我們說的去做。事實面前,那種把經濟計劃貼上社會主義落後意識形态标簽的言論,究竟是科學理論,還是西方及其掮客确保中國興起中斷的意識形态武器呢?有着悠久的經濟計劃實踐史的中國,恐怕更不能忽視經濟計劃的作用。

标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