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 > 國内新聞 > 正文

86家鋼企負債3萬億元 冶煉行業面臨嚴峻考驗

未知 2019-07-16 10:53

  業内人士自嘲,這些年來鋼鐵業一路從高帥富滑向矮窮挫。就以最直觀的噸鋼利潤而言,高峰期能達到1000元左右,可以買一部普通手機。其後,逐漸下滑到僅能買一公斤豬肉、一瓶礦泉水的水平。今年上半年,噸鋼利潤一度僅0.43元,兩噸加起來賺的錢還不夠買一支冰棍。

  分析鋼鐵業面臨的困境,産能過剩已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多年來,盡管鋼鐵業的産能調控政策并沒有少出台,但現實卻是,一邊是落後産能被淘汰,一邊是新項目不斷上馬,産能越減越多。2009年中國鋼鐵産能約為7億噸,到2013年該數字已增至9.76億噸。這也正是導緻鋼價持續低迷,最終拖累鋼企利潤的罪魁禍首。

冶煉工業

  而對本就搖搖欲墜的鋼企來說,今年重重落下的那根最後的稻草,叫環保!

  2013年,舉國談霾色變。作為大氣污染物排放最為嚴重的行業之一,鋼鐵業不可避免地成為輿論和政策調控的衆矢之的。然而,對于徘徊在盈虧生死線上的大部分鋼企來說,環保成本卻是難以承受之重。有鋼企人士測算,生産一噸鋼治污成本達100元。按我國鋼鐵行業7.2億噸的年産量,光環保投入就需720億元。

  當然,多年來中國鋼鐵業也一直在尋求突圍之道。譬如前些年熱火朝天的出海買礦潮鋼企希望借此能夠化解鐵礦石成本壓力,改變為三大礦山打工的境況。而2013年鐵礦石期貨的問世,則為中國鋼企争奪鐵礦石定價權又增添了一大助力。

  同時,越來越多的鋼企在2013年加入到多元化的大軍。有的鋼企多元化仍圍着鋼鐵主業轉,有的則學習武鋼養豬好榜樣,幹起了與主業風馬牛不相及的行當釀酒的釀酒、賣水的賣水。不過,盡管看上去一片花團錦簇,但多元化到底将成為鋼企的新盈利點還是新出血點,尚需時間檢驗。

  回頭來看,鋼鐵行業的希望還在置之死地之後。持續籠罩在國土上空的霧霾迫使政府着手解決污染問題,環保正在成為倒逼鋼鐵産能迅速出清的契機。鋼鐵産能見底之日,将是鋼鐵業重現生機之時。顯然,大批鋼企将無可避免地倒在黎明之前,但如能生存下來,将是剩者為王。

  2014年,鋼鐵行業不輕言春天。

  鋼價跌破1994年水平 行業面臨最嚴去産能考卷

  回顧2013年的鋼材價格行情,在2月底登上年度高點之後,從3月份開始便一路下跌,直到6月底觸及年内最低點。随後,7月份-8月份,鋼價一度走高,但接着又震蕩下行。而從10月底到目前,鋼價整體處于震蕩盤整狀态。

  然而,雖然鋼價走勢看上去波瀾起伏,事實上這條曲線卻一直行進在低位。截至10月底,鋼材價格指數有11周都在100點以下。中鋼協副會長張長富透露。

  這意味着什麼?鋼材價格指數是以1994年的價格作為100來計算的,也就是說,今年以來的鋼價有四分之一的時間跌破1994年的價格水平。

鋼材

  鋼價長期的居低難上,關鍵的症結在于中國鋼鐵業嚴重的産能過剩。多年來,我國鋼鐵産能的增速始終高于需求的增速。2004年底鋼鐵産能從4.2億噸上升到2012年底的9.7億噸,但國内鋼鐵産能的利用率僅僅隻達到72%,遠遠低于合理水平。

  盡管産能不壓不行早已是全行業的共識,但各種利益的割據,卻讓鋼鐵業這些年來一路走上了越治理越過剩的怪圈。

  鋼鐵企業通常是所在地最大的工業企業,不僅貢獻了當地巨大的GDP總量,還能夠貢獻大量的稅收和就業崗位。在GDP至上的政績觀之下,地方政府都有做大做強鋼鐵産業的強烈願望。

  鋼企自身亦難以抑制利益驅動之下自我擴張的沖動。在很多鋼企經營者眼中,這是一個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市場,一擁而上追求規模競争效應,相信規模越大越好,隻要自己能比别人強,把别人鬥死了自己就能活。

  于是乎,一邊落後産能淘汰轟轟烈烈,一邊新項目上馬熱火朝天,成為中國鋼鐵業過去幾年的一大景觀。

  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字顯示,2006年至2012年的7年間,累計減少的粗鋼産能為7600萬噸,而累計新增的粗鋼産能為4.04億噸。另有部分業内人士分析,2013年我國的粗鋼産能或将達到10億噸,産能過剩2億噸左右。在此前的一次行業會議上,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向松祚甚至直接将鋼鐵行業當前産能過剩狀況稱為毀滅性濫局。

  對于中國鋼鐵行業來說,去産能已經刻不容緩。2013年10月15日,國務院出台了《化解産能過剩政策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稱将有效地推進和化解鋼鐵、水泥、電解鋁、平闆玻璃、船舶等行業産能嚴重過剩矛盾。其中,鋼鐵業作為産能過剩的大戶,将需在未來5年壓縮8000萬噸的總産能。

  從鋼鐵産業的分布來看,要想完成這一目标,關鍵還看河北地區。作為我國第一産鋼大省,河北省粗鋼産量已連續12年位居全國之首。目前,該省的粗鋼産量為1.8億噸,産能和産量均超過全國總量的1/4。

  而就在9月份中旬,河北省發布的《河北省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方案》(下稱《方案》)中具體提出到2017年底,全省鋼鐵産能将削減6000萬噸,也就是說要目前河北全省鋼鐵産能的三分之一将被淘汰。另外,到2020年還要再減掉2000萬噸。

冶煉

  因此,如果河北能完成上述減産任務,《意見》中鋼鐵業的既定減産目标完成基本沒有懸念。

  為了完成這張幾乎是史上最嚴厲的減産考卷,河北省也可以說下了前所未有的決心。據悉,為确保壓減鋼鐵産能任務的完成,河北将鋼鐵産業結構調整目标納入對各級黨委、政府的績效考核體系,省政府分年度與各設區市政府、河北鋼鐵集團簽訂責任書,并加強考核督導。

  中央有要求,群衆有期盼,河北有行動。河北省省長張慶偉說,化解鋼鐵業過剩産能,政府和市場兩隻手都要發揮作用,力求消化一批、向海外轉移一批、兼并重組一批、淘汰一批。

  11月24日上午,在巨大的爆破聲中,河北省拉開了化解過剩産能的序幕。當天,唐山、邯鄲、承德集中拆除了8家鋼鐵企業10座、轉爐16座,共減少煉鐵産能456萬噸、煉鋼産能680萬噸。

  另據悉,截至12月中旬,河北已對58個違規項目進行了拆除、停建、罰款等處理;對文安新鋼和安次洸遠兩個違規項目進行了行政問責,處分9人,文安縣縣長被免職,産能擴張得到有效控制。

  環保重拳頻頻出擊 鋼企業績雪上加霜

  如果說壓縮産能早已成中國鋼鐵業的主旋律,那麼治理鋼企環境污染的調子近年來則聲勢漸隆,并最終在2013年達到一個高潮。

  2013年以來,全國平均霧霾天數為52年來之最,13地創霧霾天數曆史紀錄,104座城市重度淪陷。霧霾這記重拳打得可謂是快準狠:各重工業城市及周邊基本無一幸免,PM2.5爆表情況此起彼伏。

  而國家環保部公布的全國74個重點城市空氣質量前10個月月度排行和季度排行顯示,全國10個污染最嚴重的城市排名,超半數來自河北,唐山、邯鄲、石家莊、邢台、保定等市更是連續上榜。

  河北是鋼鐵第一大省,鋼企在這些數據面前難辭其咎。據悉,燒結、球團是鋼鐵行業污染物排放的主要生産環節,現行的針對該環節的排放标準是環保部于2012頒布的《鋼鐵燒結、球團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标準》,該标準對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上限分别進行了規定。然而,瑞銀證券今年8月發布的一份調研報告稱,雖然該環保标準已經頒布了一段時間,但目前的執行情況并不理想。

  業内人士告訴記者,這也與排放标準的實際操作存在難度有關。許多鋼企雖然配備了環保設備,但這些設備的操作難度較大。比如鋼鐵燒結脫硫技術複雜,濕法、半幹法、幹法多種技術路線并存,而且尚無主流标準。另外,有的高爐安裝了環保裝置,有的不安裝或安裝了卻間歇性運作,但最終排放到空氣中的污染氣體量和粉塵量并沒有辦法統計,這也方便了很多鋼企在執行标準時偷工減料。

  而鋼企自身也有難言之隐。今年1月-10月平均噸鋼利潤為0.84元,也就是說一噸鋼産生的利潤還買不了一瓶礦泉水。在這樣的利潤水平下,鋼企還要在環保上增加支出,确實入不敷出了。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表示,鋼鐵業環保政策的執行過程肯定會很艱難。鋼鐵企業利潤本身就不高,而且國家沒有這方面補貼的先例,今後很有可能也不會有,再抽出一部分加強環保對企業來說就是難上加難。

  但當下,随着公衆對霧霾天氣的不滿日增,輿論對重工業的污染高度關注,鋼鐵業已無法在環保的問題上能躲就躲了。

  在未來很長時間内,環保治理和壓縮産能一起,将成鋼鐵業的重中之重。需要一提的是,這兩件鋼鐵業的大事,相當程度上是相輔相成的。鋼鐵産能大幅度被削減,将有力控制污染排放;而相比其他化解産能的手段,拿環保标準來卡鋼企則更為公平有效。

  事實上,河北省和全國分别立下鋼鐵減産6000萬噸與8000萬噸的軍令狀,來自環保方面的壓力正是關鍵的動因。而為如期完成上述減産目标,多組環保重拳也接連配合出擊。

  2013年9月,國務院發布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下稱《行動計劃》),随後多部委又聯合印發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落實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細則》。按照《行動計劃》,包括鋼鐵業在内的重點行業将面臨清潔生産審核,到2017年排污強度比2012年下降30%以上;嚴格實施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粉塵和揮發性有機物排放是否符合總量控制要求作為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審批的前置條件,新建鋼鐵項目要執行大氣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對未通過能評、環評審查的項目,有關部門不得審批、核準、備案,不得提供土地,不得批準開工建設,不得發放生産許可證、安全生産許可證、排污許可證,金融機構不得提供任何形式的新增授信支持,有關單位不得供電、供水。

  另有媒體近期報道,有工信部人士稱,工信部跟國家發改委和中鋼協溝通後,一緻認為用高爐設備等裝備的容積率來做淘汰落後産能的标準不科學,所以在十三五中不會再将其作為淘汰落後産能的衡量指标,而将改用節能環保總量控制。

  可以預見,未來還将有更多嚴苛的環保政策落地。不過,在記者的采訪中,也有業内人士認為,鋼鐵業在環保上面臨的壓力很大,尤其是其必然增加鋼企的運營成本,因此在環保的推進上不應過于激進,要給鋼鐵行業一個緩沖期。

  此外,業内人士也呼籲在環保政策的實施過程中要公平。一些鋼企在環保上做得比較到位,但其利潤卻比不上那些不注重環保的小鋼企或非法小鋼廠,這無疑是對優秀鋼企的一種打擊。因此,地方政府的執行力要真正落實,不能明控暗保,要保證從上到下的體系健全。總而言之,無論是環境治理還是産能控制,隻有真正執行到位,鋼鐵業才能再見曙光。

  超低利潤率苦扛3萬億元負債 鋼貿商唇亡齒寒

  盡管人們相信,在環保攻堅戰加速推動産能徹底出清之後,鋼鐵業将置之死地而後生,重新走進春天裡,但對每一家鋼企來說,身處這一行業的大變革大洗牌之中,眼前感受到的痛苦與死亡威脅卻是最直接的。

  中鋼協的最新數據顯示,10月份86家重點鋼企實現利潤17.16億元,按月大幅下降47.46%,扭轉早前連續三月的升勢。其中,86家鋼企中有18家虧損,虧損面上升到20.93%。而盡管7月-9月間盈利連續增長,86家重點鋼企前三季度累計利潤達到113億元,但他們的平均銷售淨利率卻僅為0.41%,仍處于工業行業中的最低水平這一數據在今年上半年甚至一度掉到了0.13%。用業内人士的話來說,如今煉鋼不如賣白菜。

  即便是作為行業翹楚的上市鋼企,其境況也好不到哪兒去。公開财報數據顯示,33家上市鋼企中有11家前三季度報虧。其中,重慶鋼鐵虧損16.99億元,同比增虧45.24%;首鋼股份虧損3.9億元,同比增虧26.86%。另外,安陽鋼鐵虧損3.7億元,馬鋼股份虧損3.29億元,華菱鋼鐵虧損2.749億元,山東鋼鐵虧損1.28億元。

  而即便是那些前三季度盈利的上市鋼企,其利潤來源也頗具技術性。資産重組、出售資産或延長固定資産折舊年限等是比較普遍的扭虧方式,另外,各種政府補貼也為不少鋼企實現正利潤立下汗馬功勞。以去年的虧損王*ST鞍鋼為例,公司通過資産置換所帶來的近7億元的利潤,占據了公司在三季報中的全部利潤。而今年淩鋼股份收到的累計高達3.8億元的财政補貼,對于公司前三季度實現的0.5億元的盈利來說更是舉足輕重。

  除了小心翼翼地行進在盈虧生死線上,對于許多鋼企來說,高企的财務風險也是危險的定時炸彈。中鋼協統計,截至6月底,全國86家重點鋼鐵企總負債達3.02萬億元,其中銀行貸款達1.3萬億元。亦即86家重點鋼企平均每家負債348.8億元!

  3萬億元意味着什麼?這是今年上半年86家重點鋼企全部銷售收入的1.67倍,是這些鋼廠利潤總額的1327倍!

  此外,今年上半年,鋼鐵業總資産負債率已達69.47%。雖然行業特性決定了鋼鐵業資産負債率整體偏高,但即便如此,當資産負債率超過80%,警報也拉響了。而在這些重點鋼企中,其中有39家鋼企今年上半年資産負債率超過80%,15家鋼企超過90%,更有5家鋼企超過100%。另據業内人士透露,我國重點鋼企9月末的資産負債率數字已變為69.63%,達到了近10年來的曆史高點。

  對此,中國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此前甚至表示,也許用不了一年,鋼鐵業第一張倒下的多米諾骨牌,不是産能過剩,而是資金鍊斷裂。

  值得一提的是,在鋼鐵産業上演的這部堪稱《悲慘世界》的大戲中,除了主角鋼企,鋼貿商也扮演了令人歎息的角色。

  鋼貿行業中有這麼一個段子:鋼廠吃肉,鋼貿商啃骨頭;鋼廠啃骨頭,鋼貿商喝湯;鋼廠喝湯,鋼貿商喝西北風;鋼廠喝西北風,鋼貿商吐血。

  對号入座,當鋼廠大面積虧損,鋼貿商也隻能無奈大口吐血。作為鋼廠和下遊客戶之間的中間商,近年來,鋼貿商頻頻遭遇客戶推遲訂單、拖欠貨款,加上銀行貸款收緊,鋼貿商資金鍊日趨緊張,部分已陷入斷裂危機。

  在曾經最繁榮的年代,上海及周邊地區的鋼貿企業曾一度發展到6000餘家,從業人數多達6萬。但如今,這些鋼貿企業幾乎銳減了一半,勉強活下來的企業,也在掙紮之中。

  而鋼貿老闆,這個曾經鮮衣怒馬、風光無限的财富群體,也頻頻與跑路、自殺等字眼挂在了一起。據媒體此前報道,福建省周甯縣上海商會一位女老闆所記錄的死亡筆記裡,已有不下10名鋼貿老闆自殺。而導緻他們走上絕路的直接原因,正是持續的生意虧損和銀行催債。

  鐵礦石期貨叫闆壟斷定價 鋼企欲借多元化救贖

  當然,對于中國鋼鐵業來說,好消息還是有的鐵礦石期貨的問世正是其中極為重要的一個。

  多年來,雖然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消費國,但鐵礦石的定價權始終掌握在少數寡頭手中。高企的鐵礦石價格,讓中國鋼鐵業一直存在着為三大礦山打工的說法。即便近年來鋼價大幅下跌,鐵礦石價格仍處在高位,鋼價的跌幅遠大于礦價的跌幅。

  事實上,中國鋼企此前大批奔赴海外尋礦買礦,最重要的動力正是為了提高礦石自給率,加大在鐵礦石價格談判中的話語權,以更優惠的價格獲取穩定的鐵礦石供應,降低生産成本。經過數年鋪墊運作,其效果也已有所顯現。

  拿武鋼來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這家中國鋼企頻頻出海圈地,到2012年已成為全球鋼鐵制造商中最大的鐵礦石擁有者,預計其2013年海外礦石年産量可達1500萬噸,2016年可實現鐵礦石的全面自給。

  另據五礦集團副總裁李福利預計,中國鋼企海外鐵礦石權益礦産量在2015年将達到1.5億噸,從而有望扭轉鐵礦石價格由國外礦業巨頭主導的局面。

  而今年10月18日,在大連商品交易所挂牌上市的全球首個以實物交割的鐵礦石期貨,或将為中國鋼企叫闆三大礦山,争奪鐵礦石定價權提供新的利器。

  目前,國際鐵礦石三巨頭80%-90%的産量以普氏指數為基礎定價,普氏指數又以三大礦招标價為依據。由于普氏指數樣本量小、編制方式并不公開,三大礦招标過程也不公開,因此其價格透明度飽受市場争議。

  在業内人士看來,鐵礦石期貨設計為以實物進行交割的期貨合約,能夠真實反映市場供需關系,體現公允的市場價格,有助于構建客觀、公正的定價體系。有了鐵礦石期貨,國内企業能以更低的交易成本、更直接便捷地參與到市場中來,使其交易意願在主場得到最大限度的反映,從而利于逐步提升中國鋼企、貿易商等的議價話語權。

  目前,已運行兩個月的鐵礦石期貨交投較為活躍,産業客戶參與較為積極,市場運行平穩,價格發現和避險功能逐步顯現,交上了一份令市場較為滿意的答卷。

  不過,鐵礦石期貨要想真正撬動鐵礦石定價權,還要不少路要走。當期三大礦山參與中國版鐵礦石期貨的熱情并不高,而若無法吸引他們下場搏殺,鐵礦石期貨恐将淪為中國鋼鐵與礦業企業之間的自娛自樂,很難最終變身成為核心定價權。

  而當下,不願被動等待的鋼企們,更願意主動出擊,尋求自我的救贖之道。多元化成為許多鋼企不約而同的選擇,他們希望借此尋求新的盈利源。

  鋼企多元化并非新鮮話題,如前述武鋼海外抄底買礦正是鋼企常見的多元化方向之一。武鋼也嘗到了其中的甜頭。公司人士此前坦言,在近兩年全行業大面積虧損的情況下,武鋼能夠保持微利,其中來自礦山的收益占了相當一部分。

  2013年,加入多元化行列的鋼企越來越多。有的鋼企多元化仍圍着鋼鐵主業轉,或往上遊尋礦,或向鋼鐵電子商務、物流等領域延伸。如寶鋼今年5月底正式宣布觸電,推出鋼鐵現貨交易電子商務平台上海鋼鐵交易中心。寶鋼也毫不掩飾自己的勃勃野心:想借此打造鋼鐵版的亞馬遜。

  有的鋼企則大膽跨界,幹起了與主業風馬牛不相及的行當。這又不得不提武鋼,去年其養豬的計劃披露後引起了軒然大波,随後武鋼董事長鄧崎林進一步淡定地表示,公司還計劃購買幾千畝地進行立體生态養殖,同時将開展幼兒教育、水電維修、汽車租賃等城市後勤現代化服務。

  或許有了武鋼榜樣在前,不少鋼企也對衣食住行行業青睐有加。如今年9月,民營鋼企巨頭天津榮程集團宣布進軍白酒業,在泸州打造10萬噸白酒生産基地項目,預計總投資額達120億元。上市鋼企方大特鋼亦宣布将分别投資2000萬元和1億元進軍餐飲行業和礦泉水産業。

  當然,對于企業來說,多元化是一把雙刃劍,一不小心新盈利點就可能成為新出血點。早在2000年前後,國内鋼鐵業也曾經曆過一輪多元化發展熱潮,從電子到服務業,很多領域都有涉及。但最終大多都未能成功,不得不退出收縮。

  不少分析人士認為,就目前鋼鐵業現狀來說,鋼企多元化是有益的嘗試。但這種業務的延伸一般還是應圍繞鋼鐵産業鍊為好,這樣能更好地增強企業抵禦市場風險的實力。其它的如食品飲料這些跟鋼鐵不相關的行業,不管是市場渠道,還是人才管理,鋼企都沒有優勢,這種非主業的發展風險不小。

  但無論如何,黑貓白貓,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對于鋼企們來說,面對眼下愈演愈烈且很難預計将持續多久的行業大洗牌,隻有先想盡辦法活下去,才談得上剩者為王。

标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