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體育 > 籃球 > 正文

實現智能制造需跨越三大“阻礙”

未知 2019-07-25 10:53

  當前,全球制造行業正處于轉型升級的過程中,但中國一定要結合自身的國情穩步推進。專家指出,中國智能制造應該圍繞數據驅動的智能制造進行。

  目前中國制造的智能化主要有兩個任務:一個是單點的智能化,比如數控機床、機器人、3D打印等;另一個是單點協同的全局智能化。目前,阻礙我國智能制造發展的以下三個問題有待解決:

  第一,智能制造标準規範體系尚不完善。我國智能制造标準規範體系不完善主要體現在兩方面。首先,智能制造頂層參考框架欠缺。我國尚沒有建立完整的智能制造頂層參考框架,智能制造框架逐層邏輯遞進關系尚不清晰。目前,德國電氣電子行業協會已發布工業4.0的參考架構并定義工業4.0組件,為企業發展未來智能産品和業務模式奠定基礎。同時,以ATT、思科、通用、IBM、英特爾等公司為首的美國工業互聯網聯盟正從物理系統、傳感器與執行器、設備管理、數據管理、分析服務、應用與集成、商業系統等七個方面構建工業互聯網參考框架。其次,智能制造關鍵技術标準尚不統一。與智能制造相關的物聯網、智能裝備及機器人、大數據、雲計算、軟件等關鍵技術具體發展路徑不夠清晰,對應标準規範尚未統一,造成不同廠商産品間兼容性較差,集成難度高。

  第二,工業互聯網架構體系亟待破解。工業互聯網是實現設備、産品、人等互聯互通的多種異構網絡的集中組網,是網絡的網絡。

  工業互聯網中的異構網絡既包括RFID、藍牙、Zigbee、WiFi、蜂窩網等适用于不同通信距離、具有不同通信協議的無線通信網絡,也包括基于TCP/IP協議的互聯網和專用協議局域網等有線網絡。不同異構網絡間在網絡架構、參考框架、數據結構、應答機制、尋址方式等通信協議内容方面具有較大差異。如果異構網絡間的融合問題解決不了,工業大數據的交互、存儲和挖掘等都将受到限制,産品全生命周期的增值服務也會受到影響。因此,需要明确異構網絡間網關的轉接機制,建立一個能夠融合不同異構網絡的、統一的工業互聯網架構體系。

  第三,傳統行業管理模式與互聯網+制造業新模式不相适應。工業化時代體制機制及管理模式與互聯網+制造業新模式不相适應,主要體現在三方面。

  首先是傳統生産關系與新興生産關系的不适應。新生事物的蓬勃發展會對既有規則帶來沖擊。國家對互聯網+制造業創新發展趨勢應對不足,缺乏長遠的戰略思路和有效的管理模式。現行制造業政策仍是舊有工業化思路的承襲,可能會在監管尺度、行政審批等方面對互聯網+制造業發展産生阻礙。

  其次是産業加速跨界融合與條塊分割的行業管理體制的不适應。互聯網+制造業并不隻是工信部的事情,而是政府所有部門高度協同、統籌規劃的一篇大文章。目前,政府信息化推進部門在整個政府系統仍處于技術與工具層面的從屬地位,缺乏跨部門、跨行業、統領全局的能力,這會導緻相關部門間信息孤島的形成,難以适應互聯網+制造業所帶來的産業大變局趨勢。

  再次是不斷增長的基礎信息資源共享與業務協同需求和監管方式不适應。制造業産業鍊上下遊各環節的高度協同對企業征信數據庫、行業數據庫、法人數據庫等基礎信息資源的建立、開放和共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當前,我國尚未建立起能夠應對行業基礎信息資源共享的業務協同保障機制和監管方式,嚴重制約了産業鍊上下遊信息資源的開放共享。

标簽